古落森

2019届高三。
要图没有,咸鱼一条。

【永研/永绯】茧




〖永近活在佐佐木的脑洞里〗
时间点定在re7到11话左右吧大概
有虐有甜(?)的日常向并且短成流水账〖雾

自绘镇



用破碎的回忆织成一个茧,我曾经的一切都被束缚在这茧中。
----------------我是野生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又是,那个梦啊。
白色和红色的花朵互相交织,像血与泪的海洋。紫色长发的女子在花丛中漫步,然后…
看见了过去的自己,白发无力地在风中飘动,身体蜷缩着,瘦弱的肩在颤抖——一点也不像下午战斗时果断和强大的样子,倒像个无助的小孩。
佐佐木想向白发的自己伸出手来,就在这时,他听见了那个他期待已久的声音。
”我知道啊!那种事情无所谓啦…快回去吧。”
白发的青年握住了一只厚实的手,然后开始哭泣。
风吹起白色的花瓣,像漫天的雪,遮掩了眼前的两人。
佐佐木还没看见那只手的主人是谁,只觉得那声音中带着一种坚定和阳光一般的温暖,而且格外的亲切,好像,是什么重要的人。但是佐佐木不记得他是谁了,不记得了…头开始发疼了…眼前飞扬的花瓣变成了真实的雪…飘着,飘着…一切都变得黑暗了红色的花丛化成了脚下的血迹…
…黑暗,和撕心裂肺的孤独。
----------------我是野生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佐佐木醒了。
擦擦眼角的泪痕,他叹了一口气,坐了起来。
白天和大蛇作战留下的伤痕在隐隐作痛。
每天每天都会重温一遍的破碎的回忆,每天每天都会重温一遍的那个约定,”回来吧”,”回来吧”,已经失去了的那个人,对他呢喃过的最后的话语…
”我又梦到你了,英。”
只记得这个名字,那个熟悉的声音,然而其他的一切都随着三年前的讨伐战被掩埋。改头换面的佐佐木,失去了记忆,失去了曾经的一切,只有…
”我说金木…啊不,绯世,你不会孤单的哟。我一直都在你身边。”
从那天起,从下水道中的相逢之后,英就成了他的一部分,再也没有离开过。
就算是自己暴走了,也是英的声音把他拽回现实和理智之中。
就算是瓜江说佐佐木他不过是只喰种罢了,英也只是安慰着他。
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,英也一直守护着他,从曾经到现在,还有将来。
----------------我是野生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至少,在梦里我们还能相聚。
关于英的回忆开始频频闪现在他的梦里。
自己旧时的挚友果然是个开朗的家伙,一头乱蓬蓬的金毛差点闪瞎他。对了,英的发旋中间还有一撮黑色,怪…怪可爱的。佐佐木不得不承认。
而且就算是平时做调查任务的时候,英那家伙也在他耳边叽里咕噜——
”绯世…绯世?”
然后再指给佐佐木看那些熟悉的景色。
”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河岸…话说从那时候起你就格外喜欢看书呢,还净是些复杂难懂的书…”
”那是我们的小学…那边是国中…还有高中…
”…然后是上井啦,大学。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能同校,真是缘分呢。”
”那里原来有一家很不错的咖啡店,三店前拆掉了…很可惜啊。不过啊,这边街角又开了一家新的哎,名字叫're'?好有深意的名字…”
和六月、不知谈着调查”胡桃夹子”的事情,不知不觉走进了这家店。
”欢迎…”
看到女店员,英突然沉默了。
”三杯咖啡是吗?”
喝着咖啡,佐佐木突然就落下泪来。
……
”绯世…绯世?”
……
”金木…金木?”
”怎么了啊,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。话说,你说的那个漂亮女孩是谁啊?赶快告诉我嘛!”
”哦!是那个女孩吧!”
……
好像,我怎么也没能走出这个生活的圈呢,英。
就像是从未破茧的蝶,独自做着永不醒来的轮回的梦。
re;repeat.就是〖重复〗。
……
女店员看到落泪的佐佐木,有点不知所措。
佐佐木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杯。
”咖啡…真的非常好喝…”



哎呀最后写的乱糟糟的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了〖土下座〗
-fin-

评论(3)

热度(16)